看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看书网 > 诸天从四合院开始搞事情 > 第四章 初识禽,初次收拾贾张氏(修)

第四章 初识禽,初次收拾贾张氏(修)

  第四章 初识禽,初次收拾贾张氏(修) (第1/2页)
  
  顺着这有点喜感的声音看去,原来刚才挤兑贾张氏的竟然是许大茂。
  
  哪知道,贾张氏只是扫了他一眼,都没许大茂这茬,反而直接坐在地上开始哭嚎起来。
  
  “东旭啊!你快来啊,你再不来,你妈就被人欺负死了,一院子没有一个好人,都欺负我这个老太太啊。
  
  我帮忙抓贼,还冤枉老太太我抢钱啊!还有没有天理了啊。老头子,你走的太早了,现在一院子人都欺负我这孤儿寡母啊!老头子你要回来帮帮我啊!……”
  
  看着眼前撒泼耍赖,不开始嚎喪的贾张氏,吴天也是一脸的膈应,这贾东旭还没有挂墙上呢,贾张氏就这德行,看起来跟贾东旭关系不大。
  
  不过这也给吴天提了个醒,自己还真是不能完全按照记忆力剧情中的表现去预判一个人的行为。
  
  就比如许大茂,都说许大茂是恶人,但是谁能想到,在今天晚上的这场闹剧中,许大茂竟然是为数不多的站出来给逃荒女主持公道的人。
  
  虽然不知道许大茂是单纯看贾张氏不爽,还是有什么其他算计。但是论迹不论心的角度来说,今天许大茂的行为让吴天都有点刮目相看。
  
  跟别说传说中秦淮如的专属舔狗傻柱了,这个一直以莽撞和由正义感标榜自己的人,从事件开始到现在竟然一言不发的选择明哲保身,又有谁能说他傻呢?
  
  仔细想想看,等贾东旭不在了。这傻柱就真的傻到任由进化成白莲花的秦淮茹拿捏吗?
  
  吴天感觉这货是乐在其中的可能性比较大吧。反正自己没结婚还能有个小寡妇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无非是付出点剩饭啥的。在何雨住看来是比较划算的。
  
  不然等到傻柱打算相亲的时候,遇到到漂亮姑娘的时候,不也是把秦淮茹撇到一边了吗?
  
  至于最后被秦淮茹拿捏了,除了说他技不如人意外更多的是他自己愿意。如果秦淮茹不好看了,这家伙和秦淮茹还真不一定谁玩得过谁呢。
  
  不然想想看跟他斗了大半辈子的许大茂,还有厂里后期几乎只手遮天的李副主任,这俩货又是怎么被何雨柱收拾的。
  
  稍微恶意的想一下,如果不是这家伙色大胆小,秦淮茹还真不见得能拿捏的了,
  
  毕竟就是院里的三位大爷,除了一直维护住道德金身的易忠海,其他哪个单打独斗是何雨柱的对手,说都说不过这货。
  
  不过既然选择护住这个女孩,吴天就要想办法处理了眼前的情况,不能让让贾张氏在自己屋里一直撒泼耍无赖。
  
  毕竟癞蛤蟆爬脚面上不咬人膈应人啊。
  
  看了看那位从进屋就在那里扮演泥菩萨的易忠海,吴天觉得最好吧这位传说中喜欢站在高处挥舞着道德的大棒和稀泥的道德楷模给拉下水。
  
  至少这属于他的他的权责范围,想在一边装泥菩萨,想得美。
  
  毕竟从贾张氏进屋耍赖到现在,这位不但不出来制止,还在旁边看人脑放任事态发展到了这种情况。
  
  甚至都不如传说中抠门到家的三大爷阎埠贵。虽然人家以抠门和算计出名,可至少没有丧失掉做人的底线,还有那么一点正义感。不像易中海这种一边助纣为孽,还一边标榜自己道德楷模的伪君子。
  
  其实说起来这位三大爷其实也挺不容易一个月那么点工资,如果不算计过,都不知道一家人的日子要过成人么样呢?这也是当时时代的特点吧,大多数人都处于紧紧巴巴的状态。
  
  都说三大爷是阎老抠,可是作为一位以爱面子著称的文化人,如果不是真的难以为继,谁有愿意放下脸面展现出这爱算计的一面呢?
  
  想到街道办事处给这些协管员的责任,吴天决定给易忠海上点眼药,也顺便离间一下贾家和易忠海的关系。
  
  只是还没等吴天开始行动,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身后的小姑娘扯了扯。
  
  有点不明白这个时候,女孩拉扯自己衣袖什么意思。回过头,就见到女孩小心的指了指贾张氏。对吴天小声说道
  
  “大哥,我有证据能证明钱是我的,您能帮我去报警吗?我想把钱要回来,那是我仅剩的钱了。如果没了,我估计就要饿死了。我还指望着这钱换点吃的呢。”
  
  “真的,你有证据?既然有证据,那我就让院里的人带你去报警。”听到有证据吴天心里瞬心里一乐。这下收拾贾张氏和易忠海更简单了。
  
  结果女孩却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没有介绍信,如果直接报警。会被遣送回公社的,回去后,没由吃的我活不下去的。另外我也要看着她。我不相信其他人。至于证据,我的钱上左上角都有块油渍,是以前藏钱的时候不小心弄上的。”
  
  女孩的声音虽然轻但是在这个不足40平米的耳房里也足够很多人听到了,就连在一边撒泼的贾张氏都下意识的超女孩看过来。
  
  感受到周围人的眼光,女孩又下意识的躲到吴天的身后,看着又多回去的女孩吴天不由得一乐,
  
  看样子这小姑娘也不是完全是那种逆来顺受的性子啊。不过既然有证据也就方便吴天搞事情了。
  
  吴天看了看装泥菩萨的易忠海身前,装出一脸苦笑说:
  
  “一大爷也看到了,我是没办法管了。人家小姑娘由证据了,只要让贾大妈拿出来给邻居门看一下就知道市怎么回事了,要是女孩铁了心去报警,这次贾大妈肯定要蹲局子了。我可没理由拦住人家了。”
  
  “这可是抢劫啊。到时候我们这些邻居搞不好都要按从犯处理。更不要说不说贾大妈贾大妈的手印还在人家小姑娘脸上带着呢。我可不想跟着贾大妈一起进去。”
  
  看着依然有点迟疑的易忠海,吴天又明说道:
  
  “一大爷,您要是不管,我就跟小姑娘去报警了。要是这女孩真要是闹到派出所张所长那,我可不给贾大妈背锅。要知道张所长可是出了名的眼里不容沙子的主。”
  
  “到时候张所长来了,不要说贾大妈要蹲篱笆,就是您也要在街道办那里吃瓜落儿。没准院里的先进估计也要丢。到时候院里邻居埋怨您,可跟我没啥关系啊。”
  
  易忠海抬眼看了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的吴天,有些不高兴。可是知道也不能完全怪吴天,谁能想到贾张氏这老虔婆这么能作啊。在不管事情真不好收场了。
  
  “我试着劝劝吧。”无奈叹息了一声,便向着贾张氏走过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绝世寻宝传奇 娇笙 盛世暖婚 三寸人间 南明第一狠人 莲心花葬录 宅师 抠神